首页 > 党史 > 中国共产党百年史 正文

开国上将陈士榘:“失踪”六年带领特种工程兵建成两弹基地

稿件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胡亦茹 发布时间: 2020-08-24 | 打印 | 字号:TT

  编者按:7月22日是开国上将陈士榘逝世25周年纪念日。陈士榘,湖北武昌黄土陂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在革命生涯中,先后参加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长征、广阳战斗、山东抗日根据地历次战斗、孟良崮战役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陈士榘任军事学院训练部部长、教育长。1958年兼任工程兵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完成两弹基地工程任务,为中国导弹、原子弹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陈士榘(1909年4月14日-1995年7月22日)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骁勇善战 初显英雄本色

   1928年4月,毛泽东与朱德在井冈山胜利会师后,所部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陈士榘在第四军下辖的第十一师三十一团一营一连担任排长。8月,国民党军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二次“会剿”时,红四军主力部队去迎接在湘南行动受挫后转移到桂东的二十八团和二十九团,陈士榘所在的营留守井冈山。负责指挥抗击“会剿”之敌的是三十一团团长朱云卿和党代表何挺颖,陈士榘所在排的任务是坚守黄洋界哨口阵地。在阵地上,陈士榘带领全排多次打退了国民党军的猛烈进攻,当后来国民党军重新组织进攻时,红军以仅有的1门迫击炮和3发炮弹,轰击其后续部队,来犯的国民党军误以为是红四军主力回山了,害怕被前后夹击,连夜逃离了井冈山。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为红四军主力回师井冈山,打破国民党军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第二次“会剿”创造了条件。

   3年后,陈士榘调任红一军团司令部教育科科长。陈士榘认为只有枪打得准,才能达到既消灭敌人又节约子弹的目的。针对当时部队枪支少、子弹匮乏的实际困难,他通过举办骨干训练班来对指战员重点进行射击科目的训练。事实证明,经过射击训练的骨干们在后来的历次反“围剿”作战中发挥了很大作用。红一军团整编后,陈士榘从教育科长改任为作战科长,参与了红一军团第四次反“围剿”作战计划的拟定,为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做出了较大贡献。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大规模“围剿”时,陈士榘在军团长林彪、政治委员聂荣臻的指示下,针对这次“围剿”的特点,拟制了“黑虎掏心战术”,即乘敌人立足未稳、工事还没修好之际,直掏国民党军的指挥中心,迅速将其消灭后,再分割围歼其余的敌人。由于当时受“左”倾错误指导的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实行了错误的军事战略指导,虽然红一军团在温坊战斗取得了歼敌1个旅又1个团共4000余人的重要胜利,但并未挽回整个反“围剿”的失败。【详细】

  长征途中带领红军占领定番城 毛泽东称“用兵得法”

   1935年4月12日,长征途中的红一军团为了掩护中央红军进军云南,决定攻克定番城(今贵州省惠水县),扫清贵阳通往云南交通线上的障碍。一大早,时任红一军团教导营营长的陈士榘接受命令后,带领教导营急速行军20多公里,到达赤城镇附近,迅速占领了赤城镇区公所。这时,区公所的人早已望风而逃。当两名战士扛着从区公所房顶上拔下来的“青天白日”旗从陈士榘身边走过时,陈士榘突然眼睛一亮,从脑海中蹦出了一个想法。他当即决定来个隐真示假,命令传令兵打起那面旗子,带领部队冒充中央军,大摇大摆地向定番城进发。

   快到定番城时,陈士榘见城墙上人头攒动,争先恐后地向红军队伍招手。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的大小官吏和一帮子喽啰们,果然把红军当成中央军来欢迎。陈士榘心中暗喜,遂令部队迅速靠近,做好战斗准备。当红军走到城门桥头的时候,敌人才发现上了当,靖卫团的哨兵赶紧开火,警察手忙脚乱急忙关闭城门,登城抵抗,但为时已晚。教导营第一连的一个班迅速爬上城墙,当场击毙几个守城的敌兵,后续部队也迅速扑了上去。敌人见红军来势迅猛,在一片惊恐的喊叫声中狼狈散逃。红军占领定番城后,积极开展群众工作,大造“打下贵阳城,活捉蒋介石”的舆论,并召开了城乡群众大会。会上揭露了反动的县政府和恶霸地主的种种罪状,将一批收缴的财物分给贫苦的工农群众。许多工农群众看看手中的财物,望着满身硝烟的红军战士,流着眼泪说:“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才真正是救穷人的大恩人!”定番城被攻克后,毛泽东随总部路过此地,见到陈士榘时,笑着对他身边的同志说:“你们看,陈士榘用兵多得法,他也学会跟敌人搞名堂哩!”【详细】

  抗日战场上披坚执锐 有勇有谋

   开国上将陈士榘 ,曾是聂荣臻、罗荣桓等元帅的得力助手。抗日战场上他披坚执锐,有勇有谋,谱写过烈火春秋。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8月25日,根据国共合作抗战协议,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将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陈士榘所在部队被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三旅,陈光任旅长,陈士榘任参谋长。为挽救华北危局,八路军改编尚未就绪即奔赴华北抗日前线。当一一五师向晋东北挺进时,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五师团迅速向浑源、灵丘进攻,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打开晋北通路,配合其主力歼灭平汉铁路一线国民党军。为配合友军作战,阻滞日军的攻势,八路军总部命令:一一五师主力速向平型关开进。

   他和侦察科科长苏静带领几个战士隐蔽接近窗口,开始用日语喊话。日军仍不肯出来,还向外打枪。片刻后,经陈士榘等反复喊话,日军不打枪了,用生硬的中国话回答:“明白,明白。”等了一会儿,仍不见日军出来,陈士榘果断冲进房内,见一个日军士兵躲在老乡的粮筐里,便立即将其擒获。被俘日军是第二十师团第七十九联队辎重兵军曹加滕幸夫,陈士榘遂成为八路军第一个俘虏日军的指挥员。此役歼日军近千人,俘3人,缴获步枪 300 余支及大批军需物资。【详细】

  率10万特种工程兵为两弹做窝 甘做无名英雄

   从1958年4月陈士榘受命开始,到1964年原子弹爆炸成功,他整整“失踪”了6年。1958年,陈士榘被任命为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所在部队,是为两弹工程“做窝”的、有着10万特种工程兵将士的“7169部队”。陈士榘形容罗布泊是“风吹石头跑,地上不长草,吃水贵如油,四季穿棉袄”。毛泽东曾说:“你们(指工程兵)立了功,他们(指国防科委)出了名;你们做窝(建成的两弹基地),他们下蛋(成功爆炸原子弹),我们中国人说话算数了!你们都立了大功!”

   父亲亲率10万官兵来到荒无人烟、飞沙走石的戈壁滩,开始了艰苦的基地建设。父亲形容罗布泊是“风吹石头跑,地上不长草,吃水贵如油,四季穿棉袄”。他和大家一起住土坯房和地窝子,刚进驻时4平米的地窝睡了6个将军。加之正赶上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供给严重不足,吃不饱,又缺乏蔬菜,全体官兵靠挖野菜,摘骆驼刺补充。“长须长发,棉絮外露,满面土色,嘴唇干裂,目光执着。”这是当年工程兵的真实写照。【详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