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 > 中国共产党百年史 正文

海坨山精神永在 潮白河万古长流

稿件来源:学习强国学习平台 作者:孙希磊 发布时间: 2021-02-24 | 打印 | 字号:TT


平北抗日战争烈士纪念碑.jpg


  平北抗日战争烈士纪念碑位于北京延庆龙庆峡入口处的平北抗日烈士纪念园内。纪念园占地面积2.4万平方米,由烈士纪念碑和抗战纪念馆两部分组成。纪念碑于1989年10月落成,是纪念园的地标性建筑,高耸挺拔、肃穆雄伟。碑座是花岗岩石墁地的瞻仰平台。碑身是由净高14.2米、宽6.3米的一块巨型碑心石组成,其设计造型为刺刀、步枪的象征形态,寓意平北广大军民和革命先烈奋勇抗击侵略者的英勇气概,象征着抗战民众用热血铸成抗战铜墙铁壁。碑体正面镌刻着聂荣臻题写的“平北抗日战争烈士纪念碑”鎏金碑名,背面为彭真题写的“平北抗日烈士永垂不朽”题词,碑文为苗培石撰稿、刘炳森书写,全文如下:


    巍巍海坨山,雄伟险峻,林密谷深。荡荡潮白河,源远流长,物产丰饶。乃当年平北军民,坚持八年抗战,赖以依托之地。平北抗日根据地,以赤城、延庆为中心,北至沽源、宝昌,南达昌平、顺义,西临张家口,东近承德市。境内崇山峻岭,横跨长城内外,地处满洲、蒙疆、华北伪行政区结合部,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为敌我必争之地。
  1938年夏,八路军第四纵队东征冀东,在平北播下抗日火种。1940年春,根据我党“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之战略部署,我平北游击大队挺进军第十团开进平北,抗日政权党群工作亦随之建立。平西、平北、冀东连成一体,将敌伪统治下之北平、承德、张家口皆置于我打击威胁之下。
  平北抗日斗争异常残酷,尤以1942年最为艰难。日寇实行杀光、烧光、抢光之“三光政策”,“强化治安”“集家并村”,制造“无人区”。在庞家堡,日寇屡次制造血案,屠杀我矿工27000余人。平北军民同仇敌忾,众志成城,为坚持抗战争取胜利付出重大牺牲,仅龙关、赤城两县,每6人就有1人为国捐躯,优秀指挥员十团团长白乙化光荣殉国,中共昌延县委书记徐智甫、丰滦密县长沈爽身陷重围,壮烈牺牲。连长谢瑞沙场浴血,当代佘太君邓玉芬毁家纾难,献出丈夫、爱子7人。民兵英雄何金海大摆地雷阵,威破敌胆。凡此气壮山河之英雄业绩不胜枚数。抚今追昔,慷慨悲歌,无愧于中华民族之魂。驱走严寒冬雪,迎来春暖花开。在抗日战争最后阶段,平北军民奉命攻克张家口、宣化、新保安塞上重镇,配合苏蒙联军,光复张北、多伦、察哈尔盟等沦陷国土,切断平绥铁路,为解放华北,进军东北,做出贡献。
  际此建国40周年,原平北各县政府及原领导诸老共议,于海坨山下,龙庆峡前,树立抗日烈士之碑,以缅怀先烈,激励来者。
  海坨山精神永在,潮白河万古长流。

  一九八九年七月


  这篇碑文是纪念碑的“点睛之笔”,不仅高度概述了平北抗战的光辉岁月和斗争经历,凸显了平北抗日根据地在全国抗战中的重要意义和影响,而且彰显了平北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和英雄气概,驰骋于长城内外,转战在平北大地,在巍巍的海坨山下,宽阔的潮白河畔,谱写下一段气壮山河的抗战凯歌。


平北抗日根据地“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为敌我必争之地”


  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开赴敌后,放手发动群众,创建抗日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1938年5月,宋时轮、邓华率八路军第四纵队从平西集结,经平北的康庄到延庆四海县,再到怀柔沙峪,挺进冀东,策应武装暴动,在平北地区首先播下抗日火种。6月,建立滦昌密临时县政府,组织地方抗日武装。1939年夏,八路军再次挺进平北。11月,中共冀热察区党委和八路军挺进部队根据上级指示,提出了“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三位一体的战略构想,采取“点线突击”“梯次渗入”的战略战术,稳步推进,平北抗日根据地逐渐稳固。1940年1月,成立中共平北工作委员会,组成平北游击大队进驻了以延庆沙塘沟为中心的后七村一带,宣传党的政策,组织抗日武装,坚持敌后斗争。之后,先后成立了平北军分区、中共平北地委和专员公署。同时,平北根据地还建立了敌后抗日政权,在领导抗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平北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和巩固,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它横跨长城内外,深入敌后战场,地处伪满洲、伪蒙疆、伪华北政权结合部,以赤城、延庆为中心,西靠近张家口,东逼近承德、山海关,北抵沽源、宝昌,南临昌平、顺义,犹如插在敌人腹心的一把钢刀,对日伪政权构成极大的威胁,成为中国全民族抗战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平北抗战艰苦卓绝,抗日英雄气壮山河


  在纪念碑的碑文中,凸显了“同仇敌忾,众志成城”的立碑主题,重点描绘了平北抗战中,面对异常残酷的斗争环境,身处艰辛困苦的敌后战场,在党组织坚强领导下,不屈不挠,英勇奋战,为坚持抗战争取胜利付出重大牺牲,涌现出众多气壮山河的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

  一是率领八路军深入平北,进行浴血奋战的军队指挥员。碑文中提到的白乙化、谢瑞即是其中的代表。1939年春,白乙化率队从内蒙古来到平西,与冀东的抗日联军合并,组成华北人民抗日联军,任副司令员。1940年1月,抗日联军改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十团,白乙化任团长,即率部进军平北,路经沙塘沟,伏击日军,歼敌300余名,声震平北,开辟了丰滦密抗日根据地。1941年2月,他率部在密云马营与敌人激战,毙敌117人,在战斗即将胜利结束时,白乙化被子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时年30岁。
  谢瑞是晋察冀军区40团2连连长,著名的战斗英雄。1944年4月,他的连队为掩护龙关、崇礼、宣化联合县干部转移,在敌强我弱之下,利用山地与日伪军展开战斗。在敌人面前,他毫不畏惧,英勇奋战,连续击退攻击,胜利完成掩护任务。他率领的2连被晋察冀军区授予“长城中队”荣誉称号。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长城中队的旗帜在战旗方队中通过天安门广场。
  二是坚守平北根据地,带领群众坚持斗争牺牲的地方干部。沈爽(1896—1942年),字子儒,满族。他于1931年入党。“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他曾组织抗日武装,后在北平从事党的地下斗争。1941年调任丰滦密联合县县长。1942年4月8日,日寇对华北根据地进行疯狂“扫荡”,沈爽在河西地区的臭水坑战役中壮烈牺牲,时年45岁。徐智甫(1907—1940年),原名徐睿,蓟县人。1932年入党,1938年参加冀东大暴动,历任冀东抗日联军第16总队政治副主任、中共冀热察区党委党校教务主任,昌(平)延(庆)联合县县委书记。1940年8月27日晚,徐智甫同县长胡瑛在黄土梁村工作时被敌人包围,突围中不幸牺牲,年仅32岁。
  三是被组织和武装起来的广大民兵和群众。碑文中提到何金海(1925—1947年),即是其中一例。1944年,龙延怀交界的十几个村庄约300名民兵组织起来,成立“红石山游击队”,何金海为队长。7月,他带领游击队袭击矿山,打击日寇汉奸,并解救劳工,被平北地委和军区授予“一级民兵战斗英雄”称号。解放战争中,何金海带领县大队和民兵赶赴前线。1947年8月,他带领两个中队伏击还乡团,为掩护大队人马撤退,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2岁。邓玉芬(1891—1970年),是北京密云县张家坟村人。抗日战争中,她积极参加抗日工作,掩护和护理八路军伤病员,被八路军指挥员尊称为“邓妈妈”,她舍家纾难的英雄壮举,被誉为“当代的佘太君”。
  碑文虽短,言简意赅,但蕴含的精神价值和教育意义却是深远的。我们要永远铭记那段民族危机的艰难岁月,铭记无数民族英烈和革命志士为民族解放和人民幸福作出的杰出贡献。抗战期间,位于敌后战场的平北抗日根据地,在日伪统治最严密、斗争最惨烈的抗日前线,平北人民同仇敌忾,众志成城,为坚持抗战争取胜利付出巨大牺牲。正如碑文中说到的“仅龙关、赤城两县,每6人就有1人为国捐躯”。反映了平北人民英勇不屈、敢于斗争的英雄气概。

  (本文原载于2021年01月29日《学习时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