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 > 学思践悟 正文

重读《共产党宣言》 把握历史大趋势

稿件来源:共产党人6期微站 作者:关晶奇 发布时间: 2021-04-16 | 打印 | 字号:TT


1949年出版的《共产党宣言》.jpg

1949年出版的《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是一部气势恢宏、文采飞扬的光辉著作,在建党100周年之际,重读这部经典,思古论今,不觉感慨万千。《共产党宣言》发表于1848年2月,迄今已有170多年,恰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说:“某些地方本来可以作一些修改……如果是在今天,这一段在许多方面都会有不同的写法了……”两位伟人也强调,“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但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变化,马克思和恩格斯依然自信地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说:“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即“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共产党人)都强调所有制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

  为什么马克思和恩格斯能够有这样的历史自信呢?正因为他们关注的是历史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恩格斯在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写道:“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尽管现在距离马克思、恩格斯撰写《共产党宣言》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200年,但无论是在工业革命时的“羊吃人”,还是当前华尔街的金融寡头席卷全球财富的同时全球依然有众多人口处于赤贫线之下,都证明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阶级划分、阶级斗争判断的正确性。这条历史客观规律不改变,则《共产党宣言》将永远历久弥新。

  马克思和恩格斯用诗一样的语言说明了共产主义在彼时的欧洲如何兴起,“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遥想一百年前创立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奠基人,想必第一次接触这样的雄文时也必定是血脉偾张吧。两位伟人开章明义“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勾勒出历史的本质,也对资产阶级的历史地位给予了公平的肯定,“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他们认为资产阶级的革命作用至少体现在了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它将那层罩在宗教和封建、宗法和田园般的关系上温情脉脉的面纱撕了下来,“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其次,“资产阶级……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了一个世界”;最后,“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肯定了资产阶级的贡献后,笔锋一转,用真挚的情感和热情的语言讴歌了资产阶级的掘墓人——无产者,并说明了无产者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方式。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主义运动刚刚兴起不久,便清晰地看清了这样的事实,“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中间等级……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中间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甚至是反动的”。“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中消极的腐化的部分,他们在一些地方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这样的分析又见诸于毛泽东主席对于革命阶级的论述之中,让人无法不扼腕赞叹伟人们的洞察力和惊人的判断一致性!

  马克思和恩格斯又用相当大的篇幅说明了无产者与共产党人的关系,更用畅快淋漓的语言驳斥了无产阶级的反对者们对其的污蔑和攻击。首先,“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理论方面,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而这,也无不印证在了中国共产党人身上。从鸦片战争爆发到中国共产党成立前,无数中华民族的仁人志士在探索中国的前路在何方:太平天国运动,失败了;洋务运动,夭折了;君主立宪制,闹剧一场;辛亥革命,未竟全功。只有当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革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后,我们才真正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从此真正站了起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来,虽一路筚路蓝缕,一路荆棘遍地,但中国共产党恰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说,是“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带领人民经过浴血奋战、艰苦奋斗实现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

  马克思和恩格斯说明了共产党人要消灭私有制,但也说明了“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换言之,共产党人反对的是阶级剥削,而非要强行剥夺别人的财产权。两位伟人认为,“机器使劳动的差别越来越小,使工资几乎到处都降到同样低的水平……机器的日益迅速的和继续不断的改良,使工人的整个生活地位越来越没有保障”。他们在不足40岁之时,便敏锐地发现了后来被无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和西方经济学家论证或用数据证明的事实: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单位产品中的资本占比将不断超过劳动占比,资本溢酬将远远高于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用一句最通俗的话讲:拥有着资本这一生产要素的资本家无论从绝对值还是相对比例上都将变得越来越富,而对于仅能够出卖劳动力来获取劳动报酬的无产者来说,即便从绝对值上可能会随时间推移工资上涨,但是从相对比例上则是越来越穷。

  适逢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重读《共产党宣言》依然受益颇丰。《共产党宣言》作为彼时初生的共产党面对铁幕下的顽强初啼,其意义非比寻常,而我也坚信:“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作者系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宁夏分行党委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中国家经济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