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朔方文苑 正文

宁夏,你进来!

曹海英
稿件来源:《共产党人》13期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07-15 | 打印 | 字号:TT
刘艳红鼓励小患者
  2020年2月14日,对于湖北省所有的医护人员来说,这只是和新冠肺炎进行胶着拉锯的又一天,而对于援助湖北省襄阳市老河口市的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刘艳红来说,却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那天晚上,刘艳红上晚班。她像以往一样提前1个小时到达医院,为穿防护服做准备。进入病区,刘艳红很快交接工作,然后进病房,消毒,测血氧。接班时,同事并没有说住在隔离病区16病房的56床病人有何异样。56床病人是当天凌晨收进来的。刘艳红进入病区后,像往常一样主动跟新收治的病人打招呼。她对新收的56床病人第一印象是目光有点凶,当时以为她可能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
  刘艳红对56床说:“我们来测一下体温。”“你给我找国际标准的去!”56床病人一说话就让刘艳红心里咯噔了一下。但她还是不露声色地说:“医院用的都是国际标准,这个请你放心。你要不想测,待会儿我再给你测。”说完,刘艳红就抓紧时间给别的病人测体温去了。10分钟后,刘艳红再次返回,刚走到病房门口,就见56床病人站在靠窗边的床侧,双手使劲砸窗玻璃。
  刘艳红担心她砸破玻璃跳楼,就立马用随身带的对讲机呼叫二楼值班医生。搬完救兵,刘艳红就在门口安慰56床病人,说:“你不要着急,先坐下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艳红说话口音让56床病人觉得陌生,她根本没理会刘艳红,直到值班的本地医生来了,她才安静下来坐在床边。当地医生安抚了几句,看56床病人平静了,便又上楼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刘艳红去拿血压计,等返身回来准备量血压时,56床病人又发作了,又蹦又跳砸玻璃。刘艳红一看赶紧汇报给值班医生,又汇报给病区外的护士长,紧急求助。这时候,有几个身体强壮些的病友,协助刘艳红把56床抱住,放到床上。
  考虑到老河口医院是一个县级二甲医院,没有精神科方面的医生和专家,刘艳红赶紧远程求助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精神心理科周保主任。周主任听了病人情况介绍建议刘艳红对症下药,同时给予病人心理安慰。这样,病人总算安静了。
  起初刘艳红还以为56床病人是见了陌生人听到了陌生口音感到紧张害怕,想她看到自己家人会缓解一下,就把她丈夫喊过来。哪想到,病人的丈夫看到56床时也特别害怕,56床的情绪和言语更激烈。没办法,刘艳红只好让他暂时回避了。
  “你别害怕,我现在可以跟你交朋友。”刘艳红趁56床病人情绪稳定时,主动上前安慰说:“你是不是过度担心你这个病了?病毒不可怕,是可以治愈的,不要过于担心。”
  听到这句话,56床病人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56床是当地中学的教师,儿子才10岁。“我在手机上看到每天的数据,特别是连日来湖北的确诊数据、死亡数据,我特别害怕,特别焦虑。呜……”
  “我有一个在武汉的大学同学,同学家人因传染新冠肺炎而死,我就更加担心。早在半个月前,我发现孩子咳嗽发烧,当时到医院来检查,情况比较轻,医生就让在家隔离。回到家,我是千小心万小心的,口罩都戴着,让孩子单独待在一个房间。结果,孩子还没好,我们夫妻俩也感染了。呜呜……”
  “就在我住院的前一天,我小孩和老公都住进了医院。我就想着自己付出这么多,全家人仍然被病毒感染了,越想越想不开。”56床病人边说边哭。
  刘艳红陪着她一起掉完眼泪,说:“不要紧,你就安心配合治疗。从现在起,有什么需求给我说。”
  这以后,如果其他人往56床病人身边一走,她立即变得情绪紧张似乎随时都会爆发,而如果是刘艳红在旁边,她的目光就比较正常平和。
  虽说刘艳红的父亲是宁安医院的职工,她从小在医院大院长大,但并没有接触过精神异常的病人,对他们并不熟悉。所以,一开始刘艳红也是很忐忑的,但一想起周主任说的,你要把病人拉回来,首先要把自己的信心建立好。
  从这天起,不管上什么班,刘艳红每天都会给周保主任打电话,在周主任的指导下对56床用药,按照周主任的提醒进行安抚。有时候还连线周保主任直接给56床做心理疏导和安慰。对周主任提出的治疗建议和治疗效果,刘艳红每天也会及时反馈。
  这样,针对56床病人的病情,刘艳红与周主任的交流持续了一周。
  每次交班时,刘艳红都会专门给56床病人说:“这是护士谁谁谁,你要相信她,不要害怕。我们护士不是管你一个人,要管一层楼的人。你要听话,明天我上班,会准时来看你的。”
  每天上班要给56床喂饭,起初她不吃不喝,刘艳红就把饭拿来,抱着她,对她说:“你要吃饭呢,每天要吃好睡好,心情好,才能打败病毒呢。不吃怎么能战胜病毒呢?”看她还是不吃饭,刘艳红就把带来的牛奶拿给她喝。她就边喝边哭。
  刘艳红说:“你别哭了。饭菜不合口,我给食堂去说;你想吃什么,我从住处的食堂给你带进来。”就这样,刘艳红每天会带进去一些吃的,比如牛奶、水果等,给56床病人。其他护士姐妹也给56床病人送吃的,慢慢地,56床终于平静下来。
  一次刘艳红给她洗脚时,发现她只有一双袜子,穿得很旧了,脚后跟都已经磨得很薄了。第二天,刘艳红就给她带了一双自己的新袜子。
  56床病人一有事就喊刘艳红:“那个宁夏,你进来。”可能是因为大家都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护目镜,病人认不清谁是谁,只注意了防护服上“宁夏”两个字。
  2月19日,56床病人住进病区第五天,刘艳红上中班,12点进病区。刘艳红一进去,56床病人就说:“今天的饭是我自己吃的。”刘艳红听了夸奖说:“好样的!你这样好好吃饭,很快就能打败病毒,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出院了。”
  2月28日,56床病人治愈出院。出院后,在微信里,刘艳红仍时不时问问56床的情况,跟她聊天,督促她每天做康复操。
  3月10日,56床病人给刘艳红发来微信,说:“隔离期就快结束了,我就要回家了。你的这双袜子,我要珍藏一辈子。”G
  (作者单位:宁夏文联)
  责任编辑:谢 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