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朔方文苑 正文

“磨课室”的一天

稿件来源:《共产党人》15期 作者:陈莉莉 发布时间: 2020-08-16 | 打印 | 字号:TT

QQ截图20200816121404.jpg

 教研员安奇(左)指导授课教师修改课件 


  2020年2月1日,自治区教育厅发布关于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空中课堂”的通知。2月4日,宁夏教育电视台节目信号顺利上星;2月5日“空中课堂”第一期正式开播;2月17日“空中课堂”第二期上线,在宁夏教育电视台和宁夏少儿频道播出,同步在“学习强国”宁夏平台、宁夏教育云平台播出,实现了学习资源全区公平共享,不漏一人,人人能看。这种由教育厅统筹管理下的大规模线上教学在宁夏尚属首次。“空中课堂”最大限度降低了疫情对教育教学的影响,得到了广大师生和家长的高度认可。

  4月3日早上7点多,在宁夏教育厅一楼一间办公室门上贴着“磨课室”三个字的教室里,几位教研员和将要录制“空中课堂”的教师已经在讨论工作了。这一间原本为电教室的大房子,现在是初中语文科目的“磨课室”。这样的临时“磨课室”有很多个。

  什么是磨课?好事多磨的“磨”,磨坊的“磨”,这个古老的动词不免让人想到“沉重”和“精细”这两种质感,想到早已被弃之不用的笨重的石磨,想到汗水和收获。现在用来形容一堂课的诞生过程,“磨”这个字,的确恰当。

  把每节课都上成精品课,以赛课的精神准备好每一堂20分钟的“空中课堂”——这是初衷和原则。教育厅语文教研员安奇老师带领兴庆区教育局教师发展中心语文教研员王敏、金凤区教研室语文教研员李冬梅、永宁县教研室步正军和几位来自不同学校的初中语文教师正在“磨”课。这些老师到教育厅磨课之前,就已经在线上接受教研员的指导,初步备好了教案和课件。现在,他们带着精心准备好的课件前来“磨课”,也就是面对面展示、试讲,进一步细化、深化,探讨“空中课堂”教学中可能遇到的问题。

  教研员,这个职业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陌生的。对一线教师来说,教研员就是老师的指导老师,教学方向、教学内容、教学安排、考试考查等都由教研员来指导和确定,他们就是老师们的专业引领者和管理者。从1月底开始加班加点组织老师们“磨课”、录制课程,教研员们没有周末。很多个晚上,下班时夜已深,十一二点左右回到家自我隔离于一室。如果有老师发来课件,教研员还要当即回复、指导。一天能指导三四个老师“磨”一遍他们准备要录制的课程。而每一节家长和学生看到的20分钟的“空中课堂”,都要“磨”那么七八次,有的甚至更多。

  这天上午,初中语文“磨课室”要打磨的第一个内容,是八年级下册《在长江源头各拉丹冬》一文的第二课时,授课者是永宁县望远中学的小任老师。这回已经是第四次“磨课”了。

  小任老师工作10年了,充满朝气和活力,嗓音清亮,普通话标准。她站立在屏幕一侧,拿着文字讲稿和签字笔,对着屏幕上的课件讲述;安奇老师站在另一侧,随时上前用手或笔在屏幕上圈圈点点指出需要修改完善之处,一边还用手机录音和计时;王敏老师坐在台下盯着电脑上的课件,根据大家的意见对原稿进行修改。那真是逐字逐句斟酌推敲啊!

  小任老师设计的本节课的学习目标,一是品味本文看似随意实则精巧的语言,体会这种语言的妙处;二是学习移步换景的写作方法。在讲授中,小任老师准备了两个提问:作者看到了哪些景物?作者看到的景物是如何呈现的?这两种提问,哪一个说法更合适,学生更能体会到作者语言的妙处?三位老师细加推敲。讲授作者移步换景的写作方法时,老师要说“作者立足于……”还是“作者的第二个立足点是……”哪个更能让学生明白?又是一番商讨。一切以学生能更好地理解和掌握为原则。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样写表达了作者……”小任老师念道。“某种意义是什么意义?”安老师说着提笔将此句修改成“从思想感情的角度讲……”

  诸如此类,看似不经意的课堂提问,实则经过老师们仔细揣摩,不厌其烦地一遍遍修改,力求完美。课件的每一个页面,都要经过逐字逐句的修改,要考虑字体的颜色、字号的大小,上下行格局是否美观,整体页面布局是否合理,还要考虑学生从屏幕上观看的舒适度。课件中不能出现刺目的红色,但作为教学中的重点字词要标注出来还得醒目,要考虑整个画面的色彩和谐,仅此一点也是颇费思量的。 

  古人云:“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今天的老师,为了在屏幕前展示那20分钟,也差不多要下同样的工夫了。一篇课文,两个课时,展现在“空中课堂”的有效时间共40分钟,但知识容量很大。为此,老师要写出8000字左右的讲稿,反复朗读和修改,直到自己和审课、“磨课”的老师都觉得满意,站到摄像机前时,能够熟练自如地结合身体语言和屏幕上的课件流利地阐述出来。

  这天上午,小任老师的课被细细打磨了3遍,有些细节几位老师的意见还不统一,只好下去后再琢磨,下次“磨课”时再定夺。此时,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一直坐在后面边听课边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忙碌的一位中年女老师走上前来,对安奇老师说,她下午还要给初三的学生上四节课(初三和高三已经于3月25日开学),看来只能下午放学后再赶过来“磨课”了。安奇和王敏一听,说已经来了,就先看一遍课件的思路再走吧。

  于是大家把U盘插入电脑,打开大屏幕,几位老师围在屏幕前,一张张查看课件内容,简单交流了修改意见,约好明天再来。这时候已经快到1点了。

  下午还有3位老师的课要“磨”。他们上午就早早来了,一直在“磨课室”边听课边做准备。吃过盒饭后,大家继续忙碌。

  来自银川十三中的小马老师这一天要试讲的课文是马克·吐温的《登勃朗峰》第二课时,设计的课件图文并茂,既有照片又有地形图示,直观而引人入胜。文字内容看得出下了一番苦功,为学生们拓展了很多知识,比如马克·吐温的生平和创作成就。但小马对“的、地、得”的用法掌握得不完全准确,以及课件讲述中的其他问题,由安奇老师和李冬梅老师一一给予纠正。课后作业,小马的课件上是这样要求学生的:“写上山,作者用散文笔法,描绘山中奇景;写下山,作者用小说笔法,叙述奇人奇事。请选择其中一种写法,写一篇300字左右的短文。”

  这个作业对大多数初中学生来说,恐怕不那么好完成。

  安奇老师上前,把最后一句修改成了“请写一篇300字左右的赏析。”

  “姜还是老的辣啊!”小马老师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在教学设计时,忽视了学生的感受和理解。

  但安老师考虑的不只是学生完成是否有难度的问题,还有,这个小练笔与课本后面的作文训练是否冲突?虽然不同的学习内容是由不同的老师录制的,但语文教学的系统性是一致的,不可各顾各。“安老师考虑得很周到。”小马赞叹道。

  小马老师的课件如此打磨一遍后,先告一段落。接下来是银川市第十五中学的小杨老师,他要讲授的是作家阿来的散文《一滴水经过丽江》的第一课时。小杨老师才加入“空中课堂”的录制工作不久,这是第二次打磨课件,但小杨老师很有信心在教研员等专家的指导帮助下顺利完成录课任务,他十分珍惜这次录课的机会。

  老师们做的课件,从开始到定稿,都得经过十遍八遍的改动,每一科目几十个、上百个课件一路审下来,教研员们依旧那样认真严谨,错用一个标点符号,都逃不脱他们的“火眼金睛”。课件的修改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纠正一个小小的错误就得改动好几张幻灯片。参与录制课程的老师们一遍一遍地修改,没有任何怨言。每一次修改课件,每一次“磨课”,都是一次针对性极强的培训,让老师们受益匪浅。

  作为参与录课的老师,小任、小马、小杨3位老师虽然压力大,但进步更大,这段时间的成长突飞猛进。

  小杨老师的课件打磨了一遍,已经到了晚饭时间,还有一位来自闽宁中学的年轻女老师的课等待打磨。在等待的时间里,这位女老师一直在自己推敲着课件。晚饭后,教研员们将陪她打磨课件。

  “空中课堂”的录播,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大,备课、“磨课”到夜里九十点钟甚至十一二点也是常事。但教研员和老师们没有一个人计较个人得失,没有一个人因为畏惧疫情而退缩或掉队。大家积极参与,忙而不乱,努力把最好的课呈献给学生。G

  (作者单位:宁夏作协)

  责任编辑:谢 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