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朔方文苑 正文

到北京开会

《出路》连载之十五
稿件来源:共产党人10期 作者:马慧娟 发布时间: 2021-06-02 | 打印 | 字号:TT

  2016年底,我先后当选为红寺堡区人大代表、吴忠市政协委员、自治区妇女代表、自治区青联委员,这些身份让我有机会离开土地的劳作,去更多的地方。

  宁夏作协也在2016年为我争取到去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班学习的机会。当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去给母亲看的时候,她说,没想到你这辈子还能再去念一遍书。我猜母亲曾经也是有梦想的,只不过,当父亲带着她去了高干梁的时候,当6个孩子和艰苦生活把她所有的精力都耗尽的时候,梦想这个词也被深埋在土地里,这辈子都再没机会挖出来。其实不只是她,她周围的姐妹们,和她一样的千千万万的女人们都是一样的,谁心里还没个梦想。我赞同明月姐姐写过的一段话:一个女人该有怎样的一生才不会遗憾,当那些箪食壶浆、相夫教子的生活逐渐磨蚀我们灵性的时候,女人啊,千万不要随波逐流!也许生活现在看不见那些光芒,但是我们的内心里一定要有美好的向往!当生活日渐沉重,请在内心留一席之地给那些不死不灭的梦想!

  我从不认为是我自己一个人走到了今天,我的身后,是手机,是网络的普及,是明月姐姐,是那些教会我很多知识的网友,是移民搬迁工程,是黄河水的灌溉,更是整个时代的发展带动着我向前走。我知道,只要我努力,我总能向着我的梦想更近一步。我想,生命中的每一次经历都是让人成长的过程。我在高干梁的时候,我不停地想逃离;我在红寺堡的时候,我仍然心在远方;当我真正去了远方之后,我才发现,我的心已经留在了红寺堡,永远不会离开。去过远方之后,我重新回过头来审视我的故乡以及我所到达的远方之后才发现,很多时候,其实并不是我们选择了生活,而是我们被生活不停地选择着。

  我依旧奔忙在土地上,也耕耘在文字中,我的生活悄然发生着变化。此时此刻,我的村庄也发生着变化,村道硬化了,路灯亮起来了,移民区的第一批大学生走进了大学校园,而其他读书的孩子总被家长鼓励着:“看,人家那个哥哥都上大学了,你也要好好加油,将来去上大学,去看远方。”

  红寺堡的风越来越少,罗山越来越绿,田野不再空旷,牛羊越来越多。那里都是栽下的绿树,黄花菜一片金黄,枸杞红得灿烂,硒砂瓜遍地都是,红寺堡从一个荒原变成了绿洲。我和邻居们终于不再出去打工,种地喂牛羊也能生活。我看着美丽的村庄,心里会生出一种感动,有人的地方,就有一切,而这一切,源于一个正确的决策,我们搭乘了时代的快车,才有了如此惊人的创造力。而我的人生中,另一场巨变正在悄然发生着。

  2018年2月,自治区两会召开,我正式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也是所有高干梁人没有想到的,会从咱高干梁的人里面出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在宁夏,因为人口基数的原因,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只有1名农民代表,这一届,居然是我。而在全国14亿人口中,产生的全国人大代表人数不到3000人!虽然我早有思想准备,但在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激动万分,这不仅仅是个荣誉,更多的是责任和使命,我要从黄土地上到人民大会堂,我要将大家的意愿和诉求写成意见建议带到会场去说。

  母亲已经习惯我来来去去,每次我报出一个陌生的地名,她都会若有所思地想一想,然后说:“又要出门了啊!”我点头,默默地陪她坐一会儿,然后在我回来的时候再去看她。父亲去世之后,母亲的听力严重衰退,我们在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坐一会儿,通过大声说话,再夹杂些手势交谈一阵子。母亲是骄傲和固执的,她从不肯接受儿女的怜悯,只要自己能做的事情,就不会麻烦别人。我又一次去辞行,只不过这一次出门的地方有点特殊,我说要去开会了,要去人民大会堂。她说:“能见到总书记和总理不?”“应该能见到的!”我笑着说。“哎,真好!真好!女子啊,你也是把人活(风光)了!不容易,咱一个老百姓,现在就要去人民大会堂了,你行不行?”在母亲心里,这是多大的场面啊,她太担心我了,怕我做不好。“我会学习的,您放心。”我安慰她,希望她不要为我担忧。“就是的,就要多学多看呢!”母亲继续安顿。我点头,心里有点难过,替她理了理衣服领子,她急忙去照镜子,自己又整理了一遍,这是她一辈子的坚持。

  乡亲们那几天见了我都高兴地调侃:“哎呀呀,了不得!你这马上都要去北京开会了,去了向党中央问个好啊,就说咱们都过好了!”我开玩笑:“你们光拿嘴说啊,都不给党中央带个礼物吗?”他们说:“我们把日子过好就是给党中央的礼物啊。不过啊,你去了说,咱们还等着过更好的日子呢,让党中央再给咱们多给点好政策。”我知道他们是最容易满足的,只要庄稼丰收,只要牛羊不生病起灾,只要能有地方打工挣钱,只要一家老小平安,就是最好的光阴。这几年,政策的扶持加上个人的勤劳,我们的日子一年一个样,大家调侃归调侃,心里却是真的踏实和高兴。

  终于踏上去北京的路途,和前几次不一样的是,我的胸前佩戴着宁夏代表团的团徽,纽扣大的徽面上是整个宁夏地图。

  所有的体验都是第一次,当雄壮的国歌在人民大会堂奏响,当我第一次大声唱着国歌时,我的眼角有了泪花。如果以前看到的只是我眼前的山、土地、牛羊、庄稼、老人孩子、我想象的风景,那我现在看到的就是整个国家,她的发展,她的成就,她的未来,她值得人去仰慕的地方。

  开会的间隙,大姐打来电话,说母亲这几天一天到晚守着电视。我不解,母亲听力不好,守着电视干嘛?大姐说,还不是为了看你。我瞬间泪目,这么大的会议,她在几千人中找我,何其艰难?据说从那以后,新闻联播是母亲每天必看的节目,她怕我和她说一些事情,她听不明白。

  2018年3月10日,李克强总理来宁夏团参加讨论,我作了汇报发言。总理说:“你讲得很好,读书确实可以改变命运,我从你的发言中,感受到了知识和文化的力量。”

  那一刻,往事像梦一样在我眼前浮现。从高干梁到红寺堡,从红寺堡到北京,从北京到人民大会堂,当梦想一次次夭折,当出路一次次被阻断,我也沮丧过,也想过放弃,但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前行。我努力开辟出了另一条出路,这条出路的背后,是整个国家的发展所夯实的根基,是大国与小家,是群体与个人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依托关系。没有国,哪里来的家;没有国家的长治久安,哪有个人的价值体现。

  不只在人民大会堂门口,在天安门广场,在深圳的莲花山,在江西瑞金的叶坪景区,在延安的枣园革命旧址……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想起父亲,我在擦肩而过的人海中寻找他的身影,我在蓦然回首中仿佛刚刚和他道别。我无数次地想,如果他还在,看见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会特别开心。或者,他要是在,又会在村里做出什么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呢。想着想着,我会不由自主地微笑,我想,父亲是知道我的想法的,因为我很少梦见他,偶尔梦见,他都是笑眯眯的,一如以前他高兴的时候。G

  (完)

  (作者系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谢 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