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全民阅读 正文

魏玉山:加强分级阅读研究 助力儿童阅读推广

稿件来源:《新阅读》杂志 作者:魏玉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 发布时间: 2022-01-26 | 打印 | 字号:TT

  2021年11月28日,童趣研究院成立了分级阅读研究中心,致力于儿童分级阅读领域的相关工作,这是儿童阅读研究的新力量。分级阅读是研究儿童阅读领域的一个重要方向,笔者对此谈几点想法。


0.jpg


  我国分级阅读的理论研究远远落后于分级出版的实践。分级阅读,也称为阶梯阅读,是经过漫长的阅读实践而逐渐形成的一种行之有效的阅读方法。

  分级阅读的出现,是阅读普及化、分众化、精细化的必然要求,就像奶粉等食品,面向不同年龄、甚至不同地区的儿童进行细分,出版物也有细分的要求。我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大量蒙童读物,如《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幼学琼林》等,现在有近30家儿童出版社,都是分级阅读的产物。

  现代以来,分级阅读的理念更是深入教育研究工作者、出版研究工作者、出版人、儿童家长、相关管理工作者的心中。虽然分级阅读理念早已形成,分级出版的实践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但是分级阅读的理论体系在国外形成至今不过百年,我国至今仍没有成熟的分级阅读理论,理论研究滞后于出版的实践。

  我国分级阅读研究落后于发达国家。中国是出版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也是关注分级阅读最早的国家之一,比如朱熹读书法说,小孩子先读《童须知序》再读《文学章句序》,成年人读书也有阶梯,“凡读书,先读《语》《孟》,然后观史,则如明鉴在此,而妍丑不可逃”。

  中国是出版大国,也是阅读大国,无论是从阅读人口的数量,还是从出版物的数量,特别是党和政府对阅读的重视程度,都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在分级阅读实践方面也有许多创新,理应在分级阅读的研究领域取得与阅读实践相匹配的成果,可惜的是我们在理论研究方面还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

  在分级阅读研究中,国外的分级标准、分级方法,如“牛津树”“蓝思分类法”“A—Z分类法”等广为阅读研究人熟知与推崇。我们在分级阅读领域虽然也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但是尚没有形成比较系统且得到国内外公认的方法与理论。因此,出版研究工作者,特别是从事分级阅读研究的学者们责任重大,结合中国分级阅读的实践,总结出符合中国阅读发展规律且有具有普遍意义的分级阅读理论,是我们共同的努力方向。

  凝聚各方力量集智攻关。鉴于分级阅读研究落后于实践、落后于国外的局面,有必要动员各方面研究力量,明确主要研究方向和重点任务,进行集中攻关。通过中国知网检索发现,2017年以来,关于分级阅读的论文数量大幅度增加,研究的重点方向:一是中小学生的英语阅读分级问题,二是儿童阅读分级问题,此外还有汉语分级阅读、网络文学分级阅读等。国外虽然有成年人分级阅读的标准,比如澳大利亚把图书分为不限制传播、限制类别一、限制类别二和禁止传播这四个类别,但总体看也是以指导儿童阅读为主。有鉴于此,笔者认为,分级阅读研究的重点方向应是儿童阅读,儿童阅读研究的重点是儿童一般图书阅读,或者说是课外书的阅读。

  要把制定一套分级阅读的行业标准作为首要的目标。最近十多年来,我国儿童分级阅读标准工作已经有一定的积累,形成了包括企业标准、学术标准在内的几套分级阅读标准,首个面向特定年龄阶段的行业标准也已经编制完成,并送审,但是离形成比较完备的分级阅读标准体系还有较大的差距。

  应当加强阅读基础理论研究,特别是与分级阅读相关的理论研究。要形成比较完备、得到广泛认可的分级阅读标准体系,其基础是儿童阅读的理论研究。阅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涉及脑科学、认知学、神经语言学等多学科,这需要从儿童生理、心智发育、儿童教育、中文学习等方面进行综合考量。没有深入的、全面的研究为支撑,分级阅读标准的制定则缺少科学性。

  必须坚持研究的公益性、专业性、科学性。分级阅读研究的目的是指导儿童及家长的阅读行为,培养儿童的阅读兴趣,提高儿童的阅读能力,进而提升儿童的自我学习能力,为培养时代新人贡献阅读的力量,因此必须坚持研究的公益性、专业性、科学性,无论是企业智库,还是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其研究的出发点与落脚点都应当是服务儿童阅读这个目标。



>>><<<
【作者】:魏玉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
【来源】:《新阅读》杂志